浏长潭株易氏考查记

 

易文鹏  2004年3月14日


 

2004年2月22日至29日,我对湖南浏阳、长沙、湘潭、株洲易氏源流进行了考查,现将考查情况向易氏族人汇报如下。

这次考查的主要收获有:

1、亲眼看到了易雄墓地和忠愍侯祠原址;

2、发现了常亮公四子达公后裔在长沙、株洲的一个人口众多的分支,并查到了这个分支的老谱;

3、找到了易雄公曾祖万年公初迁原居地金塘;

4、在长沙县找到了热心的易氏联系人;

5、查清了湘潭县易氏的准确人数,并找到了易氏初迁湘潭的始迁祖仲钊公的祠堂所在地;

6、初步了解了株洲是一个易姓人口较集中的地区,并看到了株洲易氏的一种新修谱。

 

一、易雄墓与忠愍祠

 

我于2月22日应约到长沙市火车站前的新兴大酒店610房间,与闽籍本家晓林先生会面。晓林先生为修易氏通谱,三次由定居地深圳回福建长汀县查找家谱。这次专程回家查得历代抄录留传下来的手抄家谱,摘抄源流世系要点,专程将族谱资料面交给我。晓林先生对家族公益事业的关心和热诚,使我深受感动。晓林先生的老家福建长汀县只有1000多易氏人口,但其中人才辈出,将军就出了两位:一位原国民党少将,解放后曾任福建省政协副主席;一位解放军少将已年过八旬,目前仍健在。

 

23日,我偕同晓林先生,乘的士前往浏阳市枨冲镇家园村将军洞,祭拜南方易氏始祖易雄将军墓。这是我在半年内第三次前往浏阳。进入浏阳市境后,早有浏阳易氏重修易雄墓筹备小组的负责人、退休中学校长树斌先生在半路上迎候。车开到蜈公岭半山腰不能继续上行,修墓筹备小组的其他成员也早已等候在那里。下车后,晓林先生在路边一位张姓人家买了香烛、鞭炮。一行人沿山冲间小道步行,中间经过一个小水库旁边时,见不远处有两石马和两石兔,垫砌在水渠边上,据介绍说这是从易雄墓前搬来作石料用的,不久将拆迁到易雄墓地。步行约15分钟后,就到了始祖易雄将军墓地。易雄墓本为一座宏伟的石砌墓,墓前立有两列石人、石马、石虎、石兔、石羊和华表石柱,虽然石墓已在1958年大修水利时遭到毁坏,而且约20年前又遭盗墓,我们仍然看到了直径约10多米的半个石围遗存和一块刻有“敕封忠愍侯易公讳雄夫人潘之墓”的雕龙石碑,另有直径约30公分的石墓顶,弃于前不久新堆的土坟堆旁。雄公墓后倚青山峻岭,墓前视野开阔,不远处可见山谷间的少许田土。易雄墓当年选址在此,其自然环境是非常优美的,可惜墓地周围村里,现在基本上没有易姓人家,只在离易雄墓地较远处有一户孤立的易姓,他无法守护始祖墓,难怪祖墓被盗无人知晓。盗墓后墓地遗址已是惨不忍睹,杂草丛生,去年浏阳易氏祭祖时,才将近墓处杂草铲除,去年腊月修墓小组又组织30多个劳力,将墓地稍加平整,才变成我们这次看到的模样。易雄墓周围近处无易姓,不仅是祖墓被毁被盗的重要原因,也为现在重修易雄墓造成很大困难,这次本计划在易雄墓所在地枨冲镇主办一次30人的易氏联谊活动和会议,会前将散落的石人石兽迁至易雄墓地为重修坟墓作准备,就因为很难组织离此较远的易姓人力,只能就地顾请外姓人,当地外姓要价近2万元,要开会还要花几千元,没有人出这些钱,所以浏阳易氏不敢通知外地易姓来浏开会,原定会议计划落空,只有浏阳本地的修墓小组部分成员加我与晓林共一桌人参与这次活动。我担心重修易雄墓后,将来由谁来守护和管理我们易氏的这个宏伟的始祖墓。以浏阳易氏为首的重修易雄墓筹备小组,正在继续发动易氏捐款,将在易雄墓原址按原貌重修易雄墓。问题是筹款仍然十分艰难。

 

从易雄墓地下山后,在枨冲镇一家小餐馆午餐,然后驱车进浏阳城,在城西巨湖山下易雄忠愍祠原址参观。这里风景更加秀丽,已于1998年捐款130多万元将这里开辟为“西湖山老年游览区”(巨湖山又名西湖山)。游览区简介说,此处原为浏阳八景之一的“巨湖烟雨”,山上有包公殿,山腰有仙人石、老虎洞,山麓曾建有晋代易雄将军别驾祠(后改名为忠愍祠),历代名人朱熹等在此留有遗墨题咏。现在忠愍祠已荡然无存,也未看到遗迹。筹备小组也想在这里重修忠愍祠,但尚无具体计划,要等易雄墓重修好后再作规划,两项工程计划40万元。离此不远处的城内金沙路,有10多户易姓人家,等到忠愍祠重修好后,这些易氏族人可以参与祠堂管理。这里的人际环境要比易雄墓的人际环境好。但问题是,这里已是城区,祠堂原址已被一家油漆公司占用,要在这里重建忠愍祠,就得拆迁这家公司,不说要几百万资金,政府也不会批准,所以在原址重建忠愍祠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可在西湖游览区内择址重建忠愍祠,这同样要得到政府的批准,但据悉政府尚无这种打算。政府目前只同意重修易雄墓,而且资金主要由易氏自筹。据悉,文物局和易氏正在向市政府申请重修忠愍祠。(2004年3月3日)

 

二、金塘

 

23日下午4点多,晓林先生经长沙去武汉办事。我于24日上午,去靠近浏阳西乡的长沙县江背镇寻找雄公曾祖万年公初迁浏阳的原居地金塘。

 

浏阳谱说,雄公曾祖万年公初迁浏阳巨湖山;而宜春谱说,雄公曾祖淳公(即万年公)初迁浏阳金塘,并且从淳公后到雄公祖孙四代都葬于金塘。宜春谱对雄公具体葬地的记载是:“葬浏阳金塘将军洞山坡上”。万年公究竟初迁何处?浏阳有没有金塘?我对这些问题已思考了3年。初访浏阳时,浏阳易氏说不知有金塘。后来,我查清光绪十一年的湖南分县地图,发现在紧靠浏阳县西乡的善化县(现长沙县南部)东部五都地区(现长沙县东部江背镇),有一条长24公里的金塘港,金塘港发源于靠近浏阳西部洞阳乡的长沙县白石头,由北流向南,到金塘注入浏阳河。古代金塘有路直通浏阳。很可能这个金塘就是万年公进入湖南时的初迁居地。今年初我用电话向浏阳易氏进行调查,据说在紧靠浏阳西乡的长沙县江背镇境内,确有一个村子叫金塘。我决定亲访金塘村,看那里是否还有易氏后裔,是否有易氏的古代祖坟。

 

24日中午在江背午餐后,我先到迎山村,经一位易姓退休村干的指点,再到原五美镇(现属江背镇),找到一位易姓玻璃店老板,他有70多年前的民国易氏老谱,这里有很多易姓。这位本家热情接待我,找来他70多岁的伯伯与我交谈,留我在他家住了两夜,让我查录老谱。这位老伯说,金塘就在离此10多里外,现名金洲村。我于25日乘车去12里外的金塘,这里现有易姓100多人,村长姓易,我找到了村长的父亲,经他指点,又再到邻近的道渡村采访,道渡村有易姓500多人。在这里我先后采访了4个村子,与10位本家进行了交谈,据介绍,江背镇各村及周围几个乡镇都有很多易姓,邻近的株洲,也有很多易姓。查这里民国十六年修的道渡易氏老谱,这支易姓是常亮公四子达公后裔,有3房,一房称道渡易,分布在长沙县境的江背镇、干杉乡及附近各乡镇,另有两房称黄塘易和云田易,分布在株洲。据一位正在修浏阳族谱的退休中学老师估计,长沙县约有易姓近万人。看来达公后裔不仅分布在湘潭,也分布在长沙和株洲。这里易姓虽然很多,但都不知易雄公的曾祖万年公初迁此处的金塘。实际上农村各地易姓之间很少相互交往,易氏老祖易雄就在长沙江背镇的隔壁浏阳市,但当我说易氏老祖易雄的坟墓和总祠堂就在浏阳时,他们都感到惊讶。对赫赫有名的忠愍侯易雄将军尚且不知,易雄的曾祖万年公,是既没有功名又没有官职的平民百姓,现在一般没有认真研读族谱的群众无人知晓万年公,是不足为怪的。但我认为,既然宜春谱详细载有万年公家族与金塘的居葬关系,在离易雄墓近邻又确有金塘这个地方,很可能万年公当初是先迁居农村的金塘,后来易雄有了功名当了官后,才迁居浏阳县西城外的巨湖山下。现代一些祖居农村者,当官后也迁居城市,但卒葬墓地却常常仍在原祖居地,古代也是如此。

 

26日上午,我离开五美到长沙县烟草公司,会见了一位易姓退休主任,他的一个弟弟是一位在职师级军官,大校军衔,一个弟弟就是金州村村长的父亲。这位本家主任热心易氏族事,他自愧文化不高,我建议他与在家乡的弟侄及其他族亲族众联合,新修长沙易氏族谱,他答应与弟侄商量。

 

这次长沙之行,收获不小,不仅发现了达公后裔的另一支易氏的分布,考查了万年公的初迁地金塘,结识了许多热心的本家朋友,还收集了这支易氏雄公以下前40 代的世系表,并查到了长沙药王街易氏总祠的详细资了料。

 

三、湘潭:易俗河、易家塘、易家湾

 

1、易俗河

湘潭是是常亮公第四子达公后裔仲钊公的始迁地,仲钊为达公系第十三世(常亮系第十四世),约于宋末元初始迁湘潭易家塘,其子仕珣迁湘潭易俗河。我去湘潭想查明究竟易俗河有多少易姓。2月26日下午2点离长沙去湘潭,3点多到达湘潭县城即易俗河镇,它位于湘潭市岳塘区以南的湘江南岸。在镇上初步了解,不知有易姓,可能易姓住在农村。我坐跑巴(一种有罩的三轮车)去镇政府,镇政府没有易姓干部,说镇上易姓很少,指点我去公安局户政股。公安局是一个不容易随便进去的地方,我找到户政股长后出示证件,说明我退休后作社会调查编族史,请予支持,股长稍加考虑就让一位先生在电脑中查找,很快查清湘潭全县共有易姓6005人,易俗河镇有易姓279人,多在农村,易姓最多的是谭家山镇,有易姓801人。这是我近几年第二次查得一个县的易姓准确人数。我再请查得易俗镇附近有易姓38人的京竹村,因天色已晚,我就在镇上一家私人旅社住了一宿。27日上午,我找到京竹村,拜会了一位易姓老人,他说这里易姓没有老谱,也未修新谱,不知祠堂在何处。

 

2、易家塘

我再继续打听,在湘潭市内,易姓原有一个祠堂,我坐长途公交车,先到雨湖区窑湾,拜会两位年近八十的易姓老人,他们分别由湘乡市潭市和双峰县谷水迁来,不知本地易氏详情,但指点说不远处有个易家塘。于是我再去找易家塘,因易家塘是老地名,很多中青年人都不知道,我多次往返查问,直到下午3点才找到易家塘。易家塘今在湘潭市雨湖区白马湖附近人民路边的一条小街朝阳街内,原湘潭易氏始迁祖仲钊公的祠堂就座落在此。但现在祠堂已不存在,祠堂原址已由湘潭教育局修了宿舍,附近只有几户易姓,没有老谱,也不知这里易氏详情。

 

3、易家湾

离开易家塘已是下午4点,我匆忙乘车赶往湘潭市北部的易家湾镇,这是湘潭另一冠有“易”字的著名市镇,听说那里有很多易姓。约下午5时,我才找到易家湾镇,采访了几户老人,又到镇政府查问,都说这里姓易的不多,镇上只有一、两户,我找到一位60岁的易姓老人,他是从湘潭其他地方迁来易家湾的,说这里古代可能有姓易的,现在没有了,可能迁到别处去了。这时我才相信,江西宜春易汀洲老先生所说不虚,他们派人采访过易家湾,说在那里没有几户姓易的。看来“易家湾”已名不符实,如同国内其他很多以姓氏命名的地方内的“本姓”人口难觅其踪了(如北京的方家胡同、方庄、黄庄、杨庄、马家堡、潘家园、朗家园、张家湾,等等)。

 

四、株洲县

 

离易家湾不远,是株洲市和株洲县。下午6点多还有去株洲的客车,约1个小时就到了株洲市,因为气温下降并且预报次日有雨,我本想28日就坐高速汽车直回常德,所以在汽车站旁的湘运招待所住下。老板是株洲县人,家住株洲县城渌口镇,他听我说是为修易氏通谱出来调查的,告知株洲县有很多姓易的,城乡都有,渌口镇就有几十户。虽然天气不好,但考虑到难得出来一趟,我决定到渌口镇上去。28日上午9点多到达渌口镇,先后采访3家易姓,得知株洲县白关、三门、凎田、八斗都有易姓,已知易姓有两个祠堂,即玉芝堂和芳芝堂,其中玉芝堂在八斗乡八斗村。正好我也是属玉芝堂的,我一定要看看玉芝堂,于是冒雨乘车赶往八斗。到八斗村已近傍晚7点。这里2003年已修新谱,本乡有易姓。700多人,附近的凎田镇、大湖乡、堂市乡有易姓数千人,加上株洲北部及其他乡镇的易姓,株洲全县可能有易姓近万人。晚上我查看了他们的新谱,摘抄了一点,收获不少。从谱上可知,这里的玉芝堂易氏和芳芝堂易氏,都是常亮公长子欢公后裔中的两个小分支。

天不作美,恐在外受凉,我于29日上午离开株洲,坐高速汽车返回常德。

 

五、后记

 

这次考查结合我以前的调查,可以初步看出,在长沙市、长沙县及周围的宁乡县、望城县、浏阳市、湘潭市、湘潭县、株洲市、株洲县、醴陵市等各县市,分布有10多万易氏族众,长沙成为全省易氏分布的中心地区之一。